泰国旅拍超清特辑[58P]_绮里嘉_美媛馆

泰国旅拍超清特辑[58P]_绮里嘉_美媛馆

俾每日仍服丸药两次,每次服一钱五分,所送服之汤药方则稍为加减。复诊翌日又延为诊视,相迎而笑曰∶我今热果全消矣,惟喉间似微觉疼,先生可再为治之。

诊断此因春暖衣浓,肝有郁热,因外感激发其热上冲脑部,排挤脑髓神经失其运动之常度,是以发搐。 问其心中已不怔忡,惟其心中犹觉发热,此非外感之热,乃真阴未复之热也。

而用于此方之中,又善治后重复诊将药三次服完后,时过夜半,其人豁然省悟,其家人言自诊脉疏方后,又下脓血数次,至将药服完,即不复下脓血矣。 帮助大队温补药中复用芍药者,取其与附子并用,能收敛元阳归根于阴,且能分利小便则泄泻易愈也。

病因因买卖赔钱,家计顿窘,懊悔不已,致生内热;孟冬时因受风,咳嗽有痰微喘,小便不利,周身漫肿。复诊将药连服三剂,吐血全愈,咳嗽吐痰亦不见血,肋疼亦愈强半,灼热已无,惟口中仍发干,脉仍有弦象。

或问此证之胎已逾八月,即系流产,其胎应活,何以产下竟为死胎?答曰∶石膏原为石质重坠之品,此证之喘息迫促,呼吸惟在喉间,分毫不能下达,几有将脱之势。

其脉亦较前颇有起色。 或问风袭人之皮肤,何以能令人小便不利积成水肿?

Leave a Reply